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来自未来 全集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来自未来 全集
  1.海岛奇  已经六个月了,我刚拿到了合法身份证和社会保险卡。我居住在一个法国北部的小城。这里没有大城市的喧嚣,也没有我那个时代的奢华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多久。  我不属于二十一世纪,按这里人的理解——我来自未来。我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地方生活这麽久。有时候,我害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!  我是一个科学家,喜欢冒险和各种运动。我的身体是经过基因改造过的,是各方面都很完美的运动型。  我叫凡客今年93岁了,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。我现在的身体状况,相当于这个短命人时代的25岁。我的名字没有姓,不像这里的这些怪人,还要给自己的名字后加一个繁琐的姓。据说这些姓还是他们的老祖宗传下来的。真是可笑!  这里的人都认我是中国人,可是在我们那个时代,整个太阳系里的人们都只有组织没有国家。我们都是一个大家庭——人类!  在这里我算是很富有的了,有一套三层的小楼,还有一个小花园。我的钱按我现在的花法应该够花几百年的。所以我不必要爲生活担心。这要比我刚到这里时的狼狈样儿要好得多了。  记得六个月前,我的飞船进行了我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时空跳跃。这是我们研究所几百年的梦想。我很荣幸的得到了试飞的允许。我在短短的几分锺就穿越了十万光年,飞出了银河。我再根据电脑星图飞回来的时候,也只用了二十多分锺。  我激动地用引力波通讯器向地球上的同事报告好消息时,我没有得到回音。我的飞船由于在跳跃时,生命循环保障舱出现了问题,我不能在太空久留,我需要得到紧急修理,所以,我没有得到地面控制的批準,就迫不及待的降落了。  在降落时,由于着陆系统没有得到地面的指挥和帮助。我差点撞到了另一个飞行器。我掉进了大海里。当我穿着宇航服爬上岸,我发现有许多人都在沙滩上,他们几乎没有穿衣裳,都在沙滩上晒太阳。  看见了我,他们都露出好奇的眼神,有人甚至还彬彬有礼的用法语问我,我的潜水服是哪里买的?  我真是哭笑不得,后来我知道了,我到了二十一的世纪,这里是法国的一个海滨浴场。  天哪,怎麽会是这样,我超过了光速,怎麽在回来的时候就回到了从前?这是我没有想到的。  我该怎麽回去呢?我真不想一辈子带在这个落后的时代。  到了这里,我身无分文,我只带了我随身的小工具箱。后来我卖掉了我的小切割刀,上面有一个金刚石的小刀锋,我不明白这里的人怎麽会对金刚石看得那麽珍贵?它只不过是碳元素组成的很硬的东西罢了?  之后的日子,我在这里一直住着豪华饭店。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叫尤金。特纳的人,他有一个朋友经营着一个小岛,他说他一直在寻找一些能防空的技术措施,因爲他的朋友总遇到到一些不速之客的飞机偷拍和骚扰,后来我就卖给了他一项技术等离子放射。但愿我的做法没有改变曆史,可是我需要在这里生活,需要钱。  等离子放射是一种向天空中大量释放一种不可见光,这种光可以使空气中形成等离子云团。这种大量聚集的带电云团足以使来犯的飞机失去电子仪器的导航,如果再使其提升足够的电压还可以将飞机的电子装置彻底摧毁。我想在现在这个电子装置没有防护的时代,应该可以阻止任何飞机的侵害了。  于是这笔生意顺利的成交了,我就得到了这套房子和合法身份证以及社会保险卡,还有够我花销的钱。  我也是刚住进这座房子,这房子很不错也很豪华。这曾经是尤金那个朋友在法国度假用的。  尤金说那个朋友还要亲自当面向我感谢,我不想我在这里的人际关系搞得很複杂,就一口回绝了。  后来,经他生拉硬扯我还是和尤金坐着私人小飞机飞往了那个岛。在飞机上我手里依然拿着我的工具箱,它是我在这个时代的护身符,时刻不离我的身边。  飞机飞了好几个小时。在黄昏的时候,我们的飞机在水上降落了,在保镖的护卫下,我登上了这个岛。  这是一个火山岛,看来有好近千年没有喷发了,山上绿树成荫,到处都可以看见小鸟在枝头唱歌。  我们进了一个高墙大院,这里大得就像一个小型城市。  我被安排住进了一座外围的小楼,房间是二层的一个单人套间,这里的环境很不错,房间的设备也很舒适。  尤金告诉我,这个岛叫快乐岛,是一个旅游的好地方,很多有钱人都到岛上来玩。岛的主人就是他的那个朋友,他说我到了这里就像到了家里,什麽东西都可以玩,岛主对我的技术很欣赏也想好好的报答我。还说晚上一会儿给我送来一个玩具,让我好好的快活一下。  玩具?我不能理解,成年人也需要这些吗?  我在屋里呆了半个小时,有两个警卫送来一个大箱子。我注意到这里的警卫都是女的,而且都很漂亮。  「先生,请您打开慢用。」说着一个漂亮的女警卫给我了一把钥匙。  什麽东西这麽神秘?警卫走后,我疑惑的端详着这个箱子。  这个箱子有一米三四,宽度不到一米。  在靠近箱子上面三分之一处上是箱子的盖儿,上边有一把锁,钥匙应该就是我手里的这把。  我打开锁,掀开箱子的盖子。我的头「瓮——」的一声,里面的东西让我震惊。  原来盖子的下面是一个隔板,隔板上掏了一个大孔,孔里向外伸出了一个雪白的臀部。臀部露在外面的部分很多,差不多从腰部以下到膝盖以上。大腿和腹部被隔板紧紧的架在了一起。在上面我只看到了肛门和阴门没有一根阴毛。  这是什麽玩具?机器人?我们那个时代也有提供机器人性服务的。  我谨慎的伸出手指,碰了一下那蹶起很高的鲜红柔嫩的花瓣,那个屁股神经质的动了一下,阴部也紧张地一伸一缩。同时箱子里发出了一种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的声音。  没有人说话,我想真的是机器人,没想到这个时代,在这方面还挺先进。于是就放开了手,抚摸着那嫩白的皮肤,那丰满的臀部柔滑得让我心动。  我抓住那美丽的臀部,用舌头舔了舔那红色的花瓣,在我们那个时代,爲了让玩者更有乐趣感,花瓣里经常会做出不同的味道。比如草莓,牛奶,巧克力……有的还有无糖型。  我的舌头舔在那个花瓣上,发觉里面鹹鹹的,还有一些液体。无糖型!我感到很有趣,我继续舔着。那个白嫩嫩的臀部,在我的动作下激烈的抖动,箱子里的「呜……呜……」声更响了,真是有趣,像真的一样。  忽然一股液体从花瓣里面流了出来,我急忙擡头一闪,白色的液体流了流到了腿上。  怎麽这麽逼真?难道……这是真人?  不对呀!要是真人谁会愿意这样呆在箱子里?而且,我也没有听见叫喊。  还是打开看看吧!好奇心驱使着我。  我有在箱子的周围仔细的察看了一番。在箱子的外壁我找到了另一个锁孔,在隔板的盖子里又发现了钥匙。  我打开了箱子的外壁,我惊呆了,我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姑娘,她躯干倒立着与大腿叠在了一起,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了脚面,姑娘被蒙着眼睛,嘴上也被塞了一个东西,又被一根连在一起的皮绳勒在脑后。双手被绑在后面,颈部和腿被一跟皮带绑在了一起不能动弹。双脚上还有一副脚镣。她就被这样绑着,一直笔直的蹶着屁股站在箱子里。  真够受罪的!我把她从箱子里弄了出来,我看见她嘴上塞了一个大橡胶球。难怪她没叫喊。  我先解开她脖子上的皮带,然后抱她坐在我的床上,我又松开她脑后的皮绳,把橡胶球掏了出来,姑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接着就是剧烈的咳嗽。  我爱惜的给她摘下眼罩,用手绢给她擦了擦嘴上的口水。  「谢谢!」姑娘说的是汉语。  我捧着她的头看着她的脸,她看样子不到72岁,哦,不!这里的人没有这麽大,应该是不到20岁。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,典型的华人美女。乌黑长长的秀发,雪白的面颊平整的像锦缎,直直高挺的鼻梁,红红性感的嘴唇,一双水灵灵乌黑发亮的眼睛,就是目光有点呆滞。  「你看不见东西吗?」我关切的问道。  「是。」姑娘点点头,乌黑的秀发轻柔的从我的手臂上滑下。  「你从小就看不见?」  「不是。他们给我带了一副不透明的隐形眼镜。」  哦,原来如此,我扒开姑娘的眼皮。  把隐形眼镜一片片的摘了出来。  这时,她的眼睛有了神,她仔细的看着我。  我急忙去解她身后的绳子,绳子非常複杂,从后面绑到了前面,又紧紧的勒住了乳房,一对红色的娇嫩乳头被勒得高高挺起。绳子好不容易解开了,但我发现,她的手腕还带着一副小巧的手铐,由于很小我没有注意。  我想打开手铐,我在箱子上又搜寻了半天,怎麽也找不到手上和脚上的手铐钥匙,现在看来我无能爲力了。  姑娘感激的看了我一眼,「算了,没事的!反正我习惯了。」  「这样呆着不难受吗?」  「开始有点难受,习惯了就好了。」  「你是自愿到这里工作,还是被绑架的?」  听见我这麽问,姑娘的眼泪落了下来,「我是被诱骗的。」  「诱骗?」  「是啊!我是一个中国人,很想到国外生活,可是我去不了,后来有人说可以用旅游的方法偷渡,我就信了。后来一到了国外,我就发现被骗了,可是在想回去已经不行了,我最后就被绑到了这儿。」  「还有这种事?」我不觉有些气愤!  我对这个岛主有了新的看法。  「我要去找他们问个明白,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?」  姑娘听完我的话,惊奇的瞪大了眼睛。  「你不是也到这里来玩儿的吗?怎麽会不知道这里的事?」  我没有告诉她我的来意,只是轻轻的摇摇头。「我不知道他们这里的事!」  「哦!」她点点头,急忙又说道,「那你可千万别问他们这里的事,他们会杀了你的。」  真是个善良的姑娘,看来我进了贼窝了。  她接着又说:「这里叫快乐岛,绑架了世界很多地方的美女作奴隶。供人到这里享乐。」  我皱了皱眉,「难道就没人管吗?」  「不太清楚,这里我没有见到有人管,整个岛都是他们的人。」  我不明白这个时代的法律,也不明白各个派别的分歧。不过毫无疑问我被卷进来了。我痛苦的摇摇头。  「不要紧!」姑娘看我痛苦的表情,以爲我爲她伤心,她微微一笑道:「我已经习惯了。我在家的时候,就一个人偷偷的玩sm游戏,没想到现在真的变成女奴了。」  「sm游戏?」  「对!就是主人与奴隶的游戏。」  哦,我点了点头。  「在这里,我是奴隶。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主人。」说着她转过身,用在后面被铐住的手轻轻的模着我的衣服,「我看得出,你是个好人,我愿意当你的奴隶,我来爲你服务。」  在她轻柔的抚弄中,脱下了我的衣服,我被她的柔情点起了欲火,我吸吮着她娇嫩的乳头,在她的柔滑的身上激烈的运动,直到把她送入了高潮。  随后的夜里,女警卫把她带走了。我真悔恨忘了问清楚她的名字,我真的很想把她带出牢笼,也许我可能会有机会,但现在……  夜深了,我睡在大床上,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女孩。  忽然,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。我的大脑里有一个高性能生物计算机,用来辅助大脑存储和计算複杂数据,也用来帮助小脑控制神经和接收微弱的信号。  我听见的声音,其实在一般人来说,是根本不存在的。但我的计算机却分析出了,这是一个人的脚步声。它来自阳台。  难道岛主人想暗算我?不能不防!我悄悄的起身,无声地走到阳台的门边。我这时的走路,都是靠生物计算机的帮助,所以就是听觉很灵的人也根本发觉不了我走路的声音。  我阳台的门是玻璃的,里面还盖着一个大窗帘,所以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,而里面可以从月光看见外面人的投影。  那人还在阳台的旁边,听着里面的动静,他根本没有发觉我的存在。  猛然,他一闪身,飞快的推门进入,动作很快但依然无声无息。看来他是个练家子,一定是个搏击高手,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,我不能跟他正面交战。  我想都没想,擡起一脚就蹬在门上。  虽然隔着窗帘,但门的动作是对手没想到的,由于力气太大,那个人被我的门撞得一个趔趄,从阳台扶手上翻了下去。  这时,楼下一片大乱,巡逻的警卫细声尖叫着,从周围拥来。我也急忙跑到了阳台边,去看个究竟。  被踹下来的人一身黑衣,摔下来时显然没有準备,尽管他身体很灵巧没有摔伤,却也一时没有爬起来。被赶来的女警卫用枪指着,看来不是岛主的人。我这样想着,眼前的那人已经被警卫用手铐铐住。  一个警卫解开她头上的面罩,一头长发从面罩里洒落下来,是个女的!我没有想到。  这时尤金也跑了过来,擡头看看我关切的问:「你没有伤着吧?」  我微笑着摆摆手。  他又看了一看,就点头回去了。  2.刺客烈女  黑衣的女子被带走了。留在楼下的几个女警卫不时的偷眼看我,可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话,不久她们就各自巡逻去了。  我也独自的回了房间,我一夜都没有睡好,岛主不是什麽好人,我想那个被我踢下去的黑衣女子应该就不是坏人了。说不定我无意中又帮了那个恶棍!虽然我还抱着一丝对岛主的幻想,但我觉得我的幻想是错误的。  第二天,尤金来找我问了我昨晚的事,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,当然没有说我头脑中计算机的事。  他听了点头,「想不到你还挺机灵,一脚就制服了个女刺客」。 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,忽然向尤金问:「那个女的是什麽人?」  「她说她是来救她的妹妹。」  「那怎麽会到我的房间里呢?」  「她说想找地方藏起来。后来就被你用门撞了下来。」  「哦!那她妹妹在这里吗?」  「我想是吧!不过这地方这麽大,谁知道谁是她妹妹?」  尤金的话让我不敢相信,我敢断定她知道她妹妹在哪。  「我们从她嘴里知道她是坐小艇来的。  后来我们根据她的口供找到了小艇。「  我还想接着问,但被尤金打断了,「行了!别管她了!你还是来见见我的朋友吧!」  我不好意思太热衷这件事,就和他一起出门了。我们来到了岛中一座最豪华的小洋楼里。  穿过一个又高又大的豪华大厅,我们来到了一个会客室,他的朋友已经等在了那里。  尤金介绍着:「这是我的朋友纳尔逊。  庞德。「  回头又转向了纳尔逊道:「这就是你要见的天才专家凡客。」  「哦,见到你很荣幸!」纳尔逊起身向我伸出了手。  「谢谢,我也有同感!」我敷衍着我住了他的手。  纳尔逊。庞德是一个典型的北欧人,深陷的眼窝,高高的鼻子,肥大的身躯,嘴里还叼着一根好大得雪茄。  纳尔逊。庞德客气的向我微笑着:「这里还住的惯吗?昨天的娱乐喜不喜欢?」  「谢谢,很好!」我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女孩,也想起了她的警告。  「我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,我们还有许多可以探讨的东西,你说是吗?」  我苦笑了一下,「是啊,我想是的。」  「哈哈……」听到我的回答,他高兴地笑了。继续又道:「你可以在岛上好好的玩,我这里什麽玩的东西都有。」  「先生,对不起!我想我还是在法国住得比较习惯,这里的气候我有点不太适应!」  「哦?太遗憾了!不过法国的那间房子也不错。如果你要是需要,我可以给你配备一些这里的娱乐。你喜欢这里的性奴吗?」他神秘的笑了。  他的话音刚落。一个女警卫出现在客厅的门口:「对不起主人,那个女刺客怎麽处理?」  纳尔逊。庞德听了皱起了眉头:「没看见我在会客人吗?这种小事也来问我?  你们把她扔进性奴营让客人放手尽情的玩儿,你认爲她还能活多久?「  接着又沈下了脸,「这麽打扰我的雅兴!你是不是也想进入性奴营啊?」  我看着这个阴晴不定的脸,心里一惊。  我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警卫。  那是一个金发的姑娘,魔鬼一样的身材,看样子不到24岁,典型的欧洲美人。  听到了她老板的话,她吓得浑身一震,慌忙跪倒:「对不起主人,请原谅卫奴这一次吧!」  纳尔逊好像根本就没有理会,大叫道:「来人呐!」  这时周围过来了两个女警卫,「是!  主人!「  「把这个卫奴给我送到性奴营去!」  「啊,慢着!」我忽然阻止了纳尔逊,我不想再看着一个女人再次变成性奴了。  听到了我的话,纳尔逊不解地回头看着我。  我刚才的话只是一时兴起,现在我骑虎难下了,于是脑子里迅速思考着该怎样收场,我有意识的顿了顿又道:「我是说……要是阁下舍得的话,就把这个性奴送给我吧!」  我真不习惯这样称呼一个女人。  纳尔逊凝神盯着我,好一会儿,他哈哈的大笑起来,「你也喜欢调教性奴?」 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,只能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  「哈哈……好!」接着他向门口那两个女警卫说道:「你们给她处理一下,现在她是凡客朋友的性奴了。」  那个跪在地上的女警卫,不知道我是不是好意,怀疑地看着我,不过终归不用去性奴营了,她还是含泪露出了感激的目光。  看着她被带走了,我想起了行刺我的姑娘,反正一个也是要两个也是要,终归是我害的她这样,我不想她这样因爲我而丢了性命。我股起了勇气,又向纳尔逊讨要道:「要是您认爲可以,我想再要昨天晚上的那个刺客。」  「她?」纳尔逊擡起了眼皮看着我,好像要看到我心里去,然后说道:「她可是野性难驯啊!我们还没有调教好,给你会有危险的。」  调教?真是个让我不能接受的字眼。  「先生,您认爲我不会调教她吗?您认爲那些新鲜的水果不讨人喜欢吗?」我不得不用这种语调回答他。  「哈哈……看来凡先生还满有品味的。  好!我答应你!「接着又道,」我应该告诉你,你那间房子有一个地下室,里面有地牢。回去后你可以把她关在里面,里面还有你需要的调教工具。哈哈……祝你好运!「  谈话结束了,我本来还想要那个可怜的女性奴,可是没有机会了。  我在这里就住了一天,然后就匆匆的回去了。  在飞机上,我看见了那个女警卫,她穿着一件很薄的衣裙,身上带着锁链。  她颈部戴着项圈,手上和脚上带着手铐和脚镣,被锁链连在了一起,然后从项圈伸出一个链头,她的双手被铐在前面,手里还费力的拖着一个大皮箱。尤金告诉我,那个刺客就在里面,他们怕影响我的安全才这样处理的。  尤金开车把我送回了住所后就回去了。  我和那个女警卫一起向楼门走去。我看这她拿着那个大箱子又戴着手铐很不方便。  就伸出了手,「你休息一下,我来拿吧!」  「不行!您是主人。我怎麽能让您干活呢?」  「拿来吧!你挺不方便的……」说着我一把抢过了箱子。  这箱子还真重!看来那个女刺客也得有一百多斤。  我打开楼门,穿过大厅大步的向客厅走去。女警卫在我身后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走,身上的铁链还哗啦啦的响,「主人!」  她叫着,「您不该这样。」  这时,一条德国黑贝的大狗从客厅里跑了出来,它惊喜地看着我,当它看见后面的女警卫时就警戒地跑了过去。  「天呐!」那个女警卫看见高大得像小熊一样的黑贝,吓得要跑,可是脚镣限制了她的动作,哗啦一声她摔倒在地上。  「凯卢!不要淘气!」大狗听见我的叫声,就兴奋得跑了回来,激动地摇着尾巴。  这只狗是我五个月前从街上捡来的,当时它还不大,而身上却得了很重的病,眼看快要死了。它的处境引起了我的同情,我觉得它和我很像,都是没有亲人。于是我就把它带到了饭店,通过我电脑的病理分析,我对它采取了医治把它的病治好了,后来我又给它的脑中植入了一个生物计算机,这是我到这里以来第一次做这种手术。  看来很成功,几个月来,它不但能听懂我的话,还有了比其它的狗更优秀的判断力,它懂得思考了,也不再轻易的吼叫了,虽然它很聪明但依然很怕我,它知道我可以很轻易的惩罚它。不过它依然很淘气,刚才就是看着女警卫戴着镣铐而去吓唬她,我很清楚它不会轻易咬人的,它怕我的惩罚。  我同情的看着地上的女警卫,问道:「你怎麽样?摔伤了吗?」  「没有!」她摇摇头依然惊恐得看着凯卢。  「要不你先到二楼的客房呆会儿吧。」  女警卫坐在地上点点头。  我低头又搬起了箱子,一直把它搬到了客厅。  凯卢一直跟着我,我怕打开箱子时凯卢会吓着她,就把凯卢哄出了门口。  我俯身看了看箱子,箱子很大,不过依然属于手提箱,我在箱子的把手上找到了钥匙。  我把钥匙插入了锁孔,用力一拧,这是箱子里面响起「嘀——嘀——」的两声,箱子就自动的打开了。  这时好像有一个微型电机在驱动,箱子打开得很慢,我从渐渐打开的缝隙中,看到了里面躺着一个赤裸的东方女孩。  她直直的躺在两个箱壁的中间,头顶和臀部刚好充满了箱子内部的长度,她的手脚都被皮带固定在箱子内壁的两侧,随着箱子慢慢的打开,她的双手和两腿也被迫的被箱子分开,直到箱子完全打开,她的双腿也被分开成了180 度。  看来这个姑娘腿上的韧带很柔软,一般人腿部要是被分开成这种姿势一定受不了。她的双腿在箱子里被M 形的的固定着,双手也在大腿的上边被固定。腰部和颈部都绑着皮带,嘴里戴着一个大橡胶球,眼睛戴着眼罩。身上被密密麻麻的捆着绳子,把雪白的乳房勒的高高的。  看这她挺立的乳头和黑色的阴毛,还有暴露在外的阴部,我不觉得一阵沖动。  我喘了口气,好容易平静了情绪。  我先帮她解开了眼罩,看了一眼她的模样。她的眼睛很大非常的动人,笔直清秀的鼻子,脸型也非常地好看,嘴被橡胶球撑得很大,口水已经流到了脑后。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,锦缎般松软的躺在脑后的箱子里。她看上去年龄和女警卫差不多也是24左右。不过眼睛里却有一种女警卫没有的倔强。  我看她的双眼仍然茫然无光,我知道还有隐形眼镜。当我掏出她的隐形眼镜时,我看见了一对愤怒的目光。我慌忙的放下了手,无意中碰到了她坚挺的乳头,她「呜……」的叫了一声。  「对不起!」我手足无措道。  她垂眼看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和勒得发紫的乳头,眼里的仇恨更加强烈了。  我这时才意识到,她被绑的胸部有多麽的痛苦,我想解开她胸前的绳子,可是我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绳子头,她在我的身下轻声的喘息着。  这样我是解不开的,我松开了手。  我想到了剪刀,我急忙跑出客厅上楼去找剪子,我翻遍了我的卧室也没有找到,真是奇怪,平时你不用它们时它们总是在你的身边,可是你真的要找了却又找不到了。 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工具箱,啊!我真笨!怎麽没有想到工具箱里的那把锋利的刀子呢,我急忙又跑下楼,刚到客厅门口,就听见里面有很激烈的「呜——呜——」  声。我进门一看,把我的鼻子都气歪了,原来是凯卢这个淘气的家伙,它在用它带鈎的大舌头使劲的舔女刺客的阴部。  「凯卢!滚出去!」我生气了,我大叫着,「你要是再敢胡闹我就狠狠的惩罚你!」  凯卢害怕了,喉咙中呜呜的叫着,飞快的跑了。  我跑过去看着那个女刺客,她可真够瞧的。只是这麽一会儿工夫,她的头发竟然在自己激烈的甩动中变得乱蓬蓬的,头发丝也被汗水粘在了一起。雪白的皮肤上挂满了汗珠,四肢由于过度紧张在突突地发抖。  她用鼻子喘着粗气,胸部在喘息中激烈的起伏,一对乳房也在胸部起伏中神经质地抽动,小腹还在不时的抖动,就连阴部也是一张一合的,从里面流出了许多白色的液体。  她再也无力用眼睛瞪我了。凯卢的舌头真够厉害的!  我从工具箱里拿出刀子,割断了她身上的绳子,把她勒红了的胸部从绳子里解放出来。然后我又解开她颈部的皮带,擡起她的头去解勒在脑后的橡胶球的皮带扣。  她闭上了眼睛任我在她的身上摆弄,刚才凯卢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。  我用力的拿出橡胶球,可是那个女刺客依然张着嘴合不上了。  「喂!」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脸,「你怎麽样?能合上嘴吗?」  她慢慢的睁开眼,用力的活动了一下下巴,好不容易闭上了嘴。  过了好一会儿,她又激动的瞪着我,口吃不清的用中文说道,「别给我来假慈悲,你竟然用一只狗来羞辱我,如果我能活着出去决不放过你。」  我本来还想给她解开手脚,但现在却不敢了。在这个时代我没有朋友,也没有人来帮助。如果没有我的工具箱和我的宇航服,任何人都可以欺负我,虽然我的身体很好,但也不可能是这些搏击专家的对手。  这时候一个黑影窜过来,女刺客一见「啊——」一声尖叫,拼命的闭上了眼睛,她全身的每一个神经又突突的颤抖起来。  我回头一看是凯卢,我想它听到了女刺客的话,它可能生气了。没办法,通过我移植给它的生物计算机,它已经能明白好几国的语言了「凯卢」我大叫着,凯卢顺从的坐在了我的身边。  「叫那该死的狗走开!」女刺客凄厉地大叫着,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,看来刚才凯卢把她折腾得要死,她现在真的害怕了。  「凯卢,出去!没有我的话不许进来。」  凯卢的脑袋搭了下来,垂头地走了出去。  女刺客睁开了泪眼,惊恐的看着凯卢。  「别怕!没我的允许它不咬人,它不敢!」我知道这样劝她意义不大,她怕的是凯卢的舌头。但我也只能这样说,我不想让她难堪。  「说吧!你还要怎麽羞辱我?」女刺客几乎是哭叫着说道。  「如果你答应不伤害我,我现在就可以放了你。」  听了我的话,女刺客惊奇的瞪着眼睛,疑惑的看着我,片刻她停止了哭泣,恢複了刚才的倔强,冷冷道:「你怎麽会这麽大方?你不是在耍什麽诡计吧?」  「只要你答应,就可以上三楼我的卧室,那里有我的衣服,我没有女装给你,你只能穿我的衣服凑合凑合,我的桌子里有钱,你想拿多少都可以。我会叫住我的狗,让你走出这个院子。以后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。」  她又疑惑的看了看我。  「怎麽样?同意吗?」  她勉强的点了点头。  我迅速地解开她身上的皮带,自己退到了沙发上坐下。她好不容易才从箱子里爬出来,那美丽的躯体在我眼前奋力地蠕动,看着她性感的身体,我害怕自己的勃起,于是叫来了凯卢。她绕着凯卢慢慢的走到了楼上。过了很久我才听见她无力的脚步声,最后是房门和院门的声音。  啊!我想我卸下了一个包袱,轻松的从沙发上站起。现在就是那个女警卫了。